命理

【五行的看法】對萬事萬物的取像比類 |五行 |中醫學的基礎理論之一 |

用比較簡單的話術來解釋的話,存在於宇宙間有著不同的屬性,可以被分成兩類,陰與陽,而這屬性是根據陰與陽內部的金木水火土五種元素反應出來的,這五種事物就被古人稱作是五行。此外,五行之間是相生相剋的,一旦這種平衡被打破的話,那麼就會走向衰敗,這也就是所謂的“物極必反”!

為什麼會爆發天災?古人腦洞大開神解釋,看似荒謬其實挺有用

就天災成因而言,魏晉南北朝時人傳承、豐富和完善而成的災異“天譴”說、“陰陽失衡”說及樸素唯物主義性質的“人事”說三種理論中,尤以前兩者居主流地位。這兩種思想雖荒誕無稽,但在製約皇權、促使統治者積極賑災救災等方面,具有一定的進步意義。

從“秦王掃六合”到明清大一統,五德終始說的起起落落

當我們提起“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剋,總會主動聯想到道教奇妙的陰陽五行世界。其實五行與古代政治也有密切的聯繫,五行學說應用到政治產生了五德終始說。與爛柯人君一起來了解一下吧!

用比較簡單的話術來解釋的話,存在於宇宙間有著不同的屬性,可以被分成兩類,陰與陽,而這屬性是根據陰與陽內部的金木水火土五種元素反應出來的,這五種事物就被古人稱作是五行。此外,五行之間是相生相剋的,一旦這種平衡被打破的話,那麼就會走向衰敗,這也就是所謂的“物極必反”!

為什麼會爆發天災?古人腦洞大開神解釋,看似荒謬其實挺有用

就天災成因而言,魏晉南北朝時人傳承、豐富和完善而成的災異“天譴”說、“陰陽失衡”說及樸素唯物主義性質的“人事”說三種理論中,尤以前兩者居主流地位。這兩種思想雖荒誕無稽,但在製約皇權、促使統治者積極賑災救災等方面,具有一定的進步意義。

從“秦王掃六合”到明清大一統,五德終始說的起起落落

當我們提起“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剋,總會主動聯想到道教奇妙的陰陽五行世界。其實五行與古代政治也有密切的聯繫,五行學說應用到政治產生了五德終始說。與爛柯人君一起來了解一下吧!

五行是戰國政治學的一種哲學系統,戰國儒家把宇宙萬物根據其特徵劃分成火、水、木、金、土五大類(七政的次序),統稱“五行”。五行並非指具體的五種單一的事物,而是對宇宙間萬事萬物的五種不同屬性的抽象概括。

如果說陰陽是古代的對立統一學說,那麼五行可以說是一種源自政治的哲學思想。 《尚書》學派認為,大自然的現象由“火、水、木、金、土”這五種氣的變化所總括,不但影響到人的命運,同時也使宇宙萬物循環不已;它強調整體概念,描繪了事物的結構關係和運動形式。

五行和陽陰學說一樣,作為漢文化的重要成分,涉及到中醫學、堪輿、命理、相術和占蔔等方面。

目錄

出處及本義[編輯]

現在說火水木金土的五行者,一般上溯至西漢時期《尚書‧洪範》:

水曰潤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從革,土曰稼穡。
潤下作咸,炎上作苦,曲直作酸,從革作辛,稼穡作甘。

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前副所長陳久金在關於彝族十月曆的研究基礎上,梳理大量相關古代文獻,得出“五行即五時”的結論[1],五行即古人說的五時、五節、五辰,本是季節、節氣的概念[2]:

五行中“行”字的涵義是行動,而不是物質,五行就是五種不同氣的運動,而氣即指節氣。由此可見,五行原來的意義是天地陰陽之氣的運行,亦即五個季節的變化。 ……
早期的五行決不是單純地指五種物質材料,也不是指一種抽象的哲學概念,而是指一年中的五時或五季。四時之說是後起的,在此之前只有五行而無四時。這說明在上古時代曾經存在一種一年分為五時或五季的曆法系統,即十月太陽曆。 [1]

關於《洪範》五行,有學者質疑,若“初一曰五行”之“五行”系曆法含義,則其與後文所敘歲、月、日、星辰、歷數的“次四曰協用五紀”有衝突,即“九疇”中“五行—五紀”兩疇有重疊,故《洪範》後兩“五行”當全為五材義而用字非“五材”。 《洪範》“初一曰五行”之“五行”,係由“五材”所訛,秦漢時鄒衍式金木水火土五德說已氾濫成大思潮,《尚書》在傳抄中發生“五材→五行”之改奪亦屬可能。 [4]

歷史[編輯]

中國戰國末年,已經有了一種五材說。從《國語·鄭語》“以土與金、木、水、火雜,以成萬物”和《左傳》“天生五材,民並用之,廢一不可”到《尚書·洪範》“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潤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從革,土曰稼穡。潤下作咸,炎上作苦,曲直作酸,從革作辛,稼穡作甘。”的記載,開始把五行屬性抽像出來,推演到其他事物,構成一個固定的組合形式。

在戰國晚期鄒衍提出了五行相勝(克)相生的思想(用來說明王朝統治的趨勢),且已把勝(克)、生的次序固定下來,形成了事物之間相互關聯的模式,自發地體現了事物內部的結構關係及其整體把握的思想。就在東漢以後,《內經》把五行學說應用於醫學,篡改了春秋時代已經存在的四行學說。這對研究和整理古代人民積累的大量臨床經驗,形成中醫特有的理論體系,起了重要的推動作用。

荀子將子思和孟軻的學派統稱為五行,並加以嚴厲的批評[5]。 1998年9月24日,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龐樸根據馬王堆帛書和郭店楚簡的內容研究指出,子思所謂五行指的是“仁義禮智信”[5]或“仁義禮智聖”這五種德行;這五種德行,後來又合稱為“五常”[5]。

漢代思想家董仲舒認為,木代表仁、火代表禮、土代表信、金代表義、水代表智。

中國哲學史上的五行思想類別,綜合列舉如下:

五行模式[編輯]

五行可分為生剋五行和五方五行兩種模式。

五行以“比相生、間相勝”的原則形成生剋五行模式。因兩兩之間總會存在“相生”或“相剋”的關係,故五行之間無主次之分,地位對等。

戰國時代齊國人鄒衍發展了陰陽學派,並提出王朝更迭與五行生剋循環之間的聯繫。鄒衍將“五行”推演為代表王朝運數的“五德”,認為五行的循環不僅代表著季節的更替、更是預示著王朝的興衰與更迭。鄒衍將從黃帝到夏、商、週之間的所有朝代更替都解釋為五德的循環相勝,認為當一個新的王朝即將興起之時,上天必會降下與代表著新王朝德運的瑞應徵兆,以預示著舊王朝的謝幕和新一輪王朝循環的開啟。例如,當殷商的金德式微,姬週的火德興起之時,鄒衍如是描述上天的瑞應:

及文王之時,天先見火赤烏銜丹書集於週社。文王曰:“火氣勝。”火氣勝,故其色尚赤,其事則火。 [6]

以鄒衍的五德說來論證王朝正統性的傳統濫觴自秦朝。據《史記·封禪書》記載:“昔秦文公出獵,獲黑龍”。龍自然是帝王的象徵,而黑色則是水德之色,由是太史公雲“此其水德之瑞”。由於週居火德,根據鄒衍的理論推演,水克火,秦居水德恰好印證了秦將代周而得天下。據《始皇本紀》載,為了宣揚新朝的德運,秦始皇登基改元後立即宣布改服色為黑,由是“衣服旄旌節旗皆上黑”

秦亡漢興後,雖然新興的漢王朝沿用了五德理論來解釋其王朝正統,但朝野之中對漢朝究竟當居何德運、尚何服色一直爭論不休。高祖建國之初,曾宣布漢承秦之水德、尚黑色。但以公孫臣等為代表的一派認為,宣布漢當居克秦之水德的土德。雖然此提議遭到了丞相張蒼的反對,但到了武帝太初元年,漢朝終於改朔易服,宣布漢居土德、尚黃色。而到新莽代漢之時,劉向、劉歆父子的新五德說盛行,不但推翻了鄒衍建立的從遠古到週的王朝德運次序,更是提出了新的王朝德運理論:新王朝的德運當由舊王朝所生,而非舊王朝的德運為新王朝所克。根據劉氏父子的說法,漢當居火德、尚紅色,火生土,所以代替漢朝的王莽新朝當居土德、尚黃色。此後,中國王朝更迭大多以五德相生來推演。 [7][8]

五行在中醫學有特殊含義。

肝臟主宰憤怒,過分憤怒會傷肝臟;
心臟主宰喜樂,過分喜樂會傷心臟;
脾臟主宰思慮,過分思慮會傷脾臟;
肺主宰悲傷,過分悲傷會傷肺;
腎主宰恐懼,過分恐懼會傷腎。

五方對應五行:東方木、南方火、中央土、西方金、北方水。此模式下,中央土與四方不處於同一個層面,有控制四方之意。 [9]

五行是戰國政治學的一種哲學系統,戰國儒家把宇宙萬物根據其特徵劃分成火、水、木、金、土五大類(七政的次序),統稱“五行”。五行並非指具體的五種單一的事物,而是對宇宙間萬事萬物的五種不同屬性的抽象概括。

如果說陰陽是古代的對立統一學說,那麼五行可以說是一種源自政治的哲學思想。 《尚書》學派認為,大自然的現象由“火、水、木、金、土”這五種氣的變化所總括,不但影響到人的命運,同時也使宇宙萬物循環不已;它強調整體概念,描繪了事物的結構關係和運動形式。

五行和陽陰學說一樣,作為漢文化的重要成分,涉及到中醫學、堪輿、命理、相術和占蔔等方面。

目錄

出處及本義編輯

現在說火水木金土的五行者,一般上溯至西漢時期《尚書‧洪範》:

水曰潤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從革,土曰稼穡。潤下作咸,炎上作苦,曲直作酸,從革作辛,稼穡作甘。

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前副所長陳久金在關於彝族十月曆的研究基礎上,梳理大量相關古代文獻,得出“五行即五時”的結論[1],五行即古人說的五時、五節、五辰,本是季節、節氣的概念[2]:

五行中“行”字的涵義是行動,而不是物質,五行就是五種不同氣的運動,而氣即指節氣。由此可見,五行原來的意義是天地陰陽之氣的運行,亦即五個季節的變化。 …… 早期的五行決不是單純地指五種物質材料,也不是指一種抽象的哲學概念,而是指一年中的五時或五季。四時之說是後起的,在此之前只有五行而無四時。這說明在上古時代曾經存在一種一年分為五時或五季的曆法系統,即十月太陽曆。 [1]

關於《洪範》五行,有學者質疑,若“初一曰五行”之“五行”系曆法含義,則其與後文所敘歲、月、日、星辰、歷數的“次四曰協用五紀”有衝突,即“九疇”中“五行—五紀”兩疇有重疊,故《洪範》後兩“五行”當全為五材義而用字非“五材”。 《洪範》“初一曰五行”之“五行”,係由“五材”所訛,秦漢時鄒衍式金木水火土五德說已氾濫成大思潮,《尚書》在傳抄中發生“五材→五行”之改奪亦屬可能。 [4]

歷史編輯

中國戰國末年,已經有了一種五材說。從《國語·鄭語》“以土與金、木、水、火雜,以成萬物”和《左傳》“天生五材,民並用之,廢一不可”到《尚書·洪範》“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潤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從革,土曰稼穡。潤下作咸,炎上作苦,曲直作酸,從革作辛,稼穡作甘。”的記載,開始把五行屬性抽像出來,推演到其他事物,構成一個固定的組合形式。

在戰國晚期鄒衍提出了五行相勝(克)相生的思想(用來說明王朝統治的趨勢),且已把勝(克)、生的次序固定下來,形成了事物之間相互關聯的模式,自發地體現了事物內部的結構關係及其整體把握的思想。就在東漢以後,《內經》把五行學說應用於醫學,篡改了春秋時代已經存在的四行學說。這對研究和整理古代人民積累的大量臨床經驗,形成中醫特有的理論體系,起了重要的推動作用。

荀子將子思和孟軻的學派統稱為五行,並加以嚴厲的批評[5]。 1998年9月24日,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龐樸根據馬王堆帛書和郭店楚簡的內容研究指出,子思所謂五行指的是“仁義禮智信”[5]或“仁義禮智聖”這五種德行;這五種德行,後來又合稱為“五常”[5]。

漢代思想家董仲舒認為,木代表仁、火代表禮、土代表信、金代表義、水代表智。

中國哲學史上的五行思想類別,綜合列舉如下:

五行模式編輯

五行可分為生剋五行和五方五行兩種模式。

五行以“比相生、間相勝”的原則形成生剋五行模式。因兩兩之間總會存在“相生”或“相剋”的關係,故五行之間無主次之分,地位對等。

戰國時代齊國人鄒衍發展了陰陽學派,並提出王朝更迭與五行生剋循環之間的聯繫。鄒衍將“五行”推演為代表王朝運數的“五德”,認為五行的循環不僅代表著季節的更替、更是預示著王朝的興衰與更迭。鄒衍將從黃帝到夏、商、週之間的所有朝代更替都解釋為五德的循環相勝,認為當一個新的王朝即將興起之時,上天必會降下與代表著新王朝德運的瑞應徵兆,以預示著舊王朝的謝幕和新一輪王朝循環的開啟。例如,當殷商的金德式微,姬週的火德興起之時,鄒衍如是描述上天的瑞應:

及文王之時,天先見火赤烏銜丹書集於週社。文王曰:“火氣勝。”火氣勝,故其色尚赤,其事則火。 [6]

以鄒衍的五德說來論證王朝正統性的傳統濫觴自秦朝。據《史記·封禪書》記載:“昔秦文公出獵,獲黑龍”。龍自然是帝王的象徵,而黑色則是水德之色,由是太史公雲“此其水德之瑞”。由於週居火德,根據鄒衍的理論推演,水克火,秦居水德恰好印證了秦將代周而得天下。據《始皇本紀》載,為了宣揚新朝的德運,秦始皇登基改元後立即宣布改服色為黑,由是“衣服旄旌節旗皆上黑”

秦亡漢興後,雖然新興的漢王朝沿用了五德理論來解釋其王朝正統,但朝野之中對漢朝究竟當居何德運、尚何服色一直爭論不休。高祖建國之初,曾宣布漢承秦之水德、尚黑色。但以公孫臣等為代表的一派認為,宣布漢當居克秦之水德的土德。雖然此提議遭到了丞相張蒼的反對,但到了武帝太初元年,漢朝終於改朔易服,宣布漢居土德、尚黃色。而到新莽代漢之時,劉向、劉歆父子的新五德說盛行,不但推翻了鄒衍建立的從遠古到週的王朝德運次序,更是提出了新的王朝德運理論:新王朝的德運當由舊王朝所生,而非舊王朝的德運為新王朝所克。根據劉氏父子的說法,漢當居火德、尚紅色,火生土,所以代替漢朝的王莽新朝當居土德、尚黃色。此後,中國王朝更迭大多以五德相生來推演。 [7][8]

五行在中醫學有特殊含義。

肝臟主宰憤怒,過分憤怒會傷肝臟; 心臟主宰喜樂,過分喜樂會傷心臟; 脾臟主宰思慮,過分思慮會傷脾臟; 肺主宰悲傷,過分悲傷會傷肺; 腎主宰恐懼,過分恐懼會傷腎。

五方對應五行:東方木、南方火、中央土、西方金、北方水。此模式下,中央土與四方不處於同一個層面,有控制四方之意。 [9]

生成數編輯

風水 玄學